如今,图像如同空气一样无所不在,是人们获取各种信息的视觉来源,也塑造着人们认识这个世界的“思维模板”。一种被图片构建的文化想象包围着我们,模糊了现实与虚构的边界。

作者收集了几年内自己拍摄的游客照,基于对原照片的联想,从互联网上下载了一些国外知名景点的精修图片并叠像到原照片中。数字时代的摄影将这些旅游地美化,同时更便捷地在全球传播着,它们成为消费主义包装下的精致模板, 也承受着万千观光客对旅游目的地的梦幻想象。最后,我们自身生成的照片也加入了这个循环,成为图像与观念互相印证的过程。

数字技术的运用、AI算法的加持,使摄影不再只是传统意义上对现实世界的精准描绘,而是拥有更大的自由度,可以重构时间与空间,甚至制造出拟真的现实。

该作品将抽象派大师马列维奇的绘画作品进行解构,通过计算机软件模拟出椅子、兰花、玻璃球等不同颜色、质地、尺寸的物品并将其进行重组拼接,保留在视觉上观者对影像真实性的感知,同时重构绘画当中的视觉元素。

如今社交媒体上充斥着大量的“精致”生活教程模板,许多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晒”出经过精心包装的照片,塑造自己的理想身份。

作者在家中和宿舍以“野餐”“沙滩浴”“晒包”等社交媒体上的热门标签为灵感进行布景摆拍,这些令人心生向往的场景都是经过精心布置的,但在画面中故意露出的地板或真实混乱的背景戳破了这些虚假,体现了“伪”与“精致”的冲突感。

该作品以剧照式影像的表现手法,展现了今年春天上海疫情封控期间,年轻人在出租屋中静待重启的日子。

作者通过采访身边朋友并结合自身的感受,选取了几个在疫情居家中最具代表性的场景,对照片画面进行了置景、导演和出演。红色的灯光和平躺的姿势营造了戏剧般的视觉氛围,同时也暗示那时疫情严峻的状态。人物身后绿色的手机屏幕则象征着人们通过网络倾诉内心的社交需求。

毕业前夕,在亲身经历一个月的居家隔离后,疫情下女性的日常生活状态成为作者关注的焦点。作者以家人和身边不同年龄、不同社会角色的女性作为拍摄对象,通过与她们的交流和自己的构思,设计了一系列现实与想象一一对应的场景,彼此形成交映和对话,表现出人们对回归日常生活的渴望。

该作品的灵感源于2021年8月16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机场美军撤离这一新闻事件,作者收集了当时现场的三四段视频和照片,从中截取具有不同解读空间的瞬间进行重组、编排、拼贴,再将组合成的新图像拆解成多个小块进行蓝晒制作。作品最终由20张图像拼合而成,试图重塑这一事件的全貌,并引发观者对媒介和历史的思考。

“造像”与“照相”发音相似,也象征着如今数字化影像产生过程中的三个环节。第一层是拍摄环节,二层是存储环节,三层则是解读环节。作者与计算机合作,对储存图像的硬盘和存储卡进行重复的损坏和恢复,获得一系列“再造”后的图像。再将图片中人物手持取景器内的影像用损坏的素材进行替换,并加以自己的趣味性解读,将个体理解的“像”可视化。

在今年国内各大高校摄影专业毕业生的作品中,有不少让人联想到当代摄影大师的艺术实践,如辛迪·舍曼式的剧照扮演,史蒂芬·肖尔在《照片的本质》中有关“照片中的照片”的探讨……在作品阐述里,“扮演”“设计”“置景”“编排”“再造”“重构”等成为关键词。这不仅是毕业生对传统摄影形式的突破,更是对当下时代和自我感悟的投射。

受限于新冠肺炎疫情,近年来毕业作品中纪实摄影“田野调查式”的拍摄少了许多,利用网络图像素材探索影像的本质,通过自导自演反映社会现象,或从身边人、事入手,表现居家隔离中所见所感的作品增多,其中不乏佳作。而作品的呈现方式也在发生着变化,从现实中悬挂在充满空间感的展厅,到线上手机屏幕中的扁平化呈现,这也成为影响毕业生题材选择和创作思路的因素之一。

从照相到造“像”,毕业生们乐于通过一种更能体现创作者主体性的视角,向外界讲述自己的故事。在发掘影像背后延展性的同时,不断思考如何将摄影这一媒介“为我所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