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转星移,岁月如梭,2012年的春天,德国西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鲁尔区的多特蒙德市,第三次迎来了世乒赛。多特蒙德维斯特法兰体育馆,中国乒乓人的福地!1959年容国团就是在这里获得了第一个男子单打世界冠军。

在多特蒙德世乒赛博物馆,展开了一幅墨绿色乒乓历史长卷,从1926年的首届伦敦世乒赛到2011年的鹿特丹世乒赛,跨越了80多年历史,直到1959年第25届世乒赛,绿色的冠军长卷第一次出现了中国人的名字和照片容国团。从此中国的冠军越来越多:庄则栋、邱钟惠、林慧卿、江加良、乔红、邓亚萍、王楠、张怡宁、刘国梁、孔令辉、王皓、张继科、丁宁。。。。。。

今天的80后90后国手走进体育馆比赛,也许并无特殊感觉。而记者作为一个乒乓球爱好者,踏进维斯特法兰体育馆,似乎有朝圣的感觉。恍惚间穿越历史,时光倒流到1959年的4月5日,21岁的国手容国团在男单决赛中击败匈牙利选手西多,获得新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从那天起,中国体育逐步走向世界,中国乒乓球长盛不衰的辉煌从此拉开帷幕。

弹指间逝去53载,当年容国团的队友,现在担任国际乒联终身名誉主席的国乒元勋徐寅生就站在长卷前,手指着容国团的照片,感慨万千地对记者说:“容国团夺冠实现誓言不容易呀,通往世界冠军之路的厚重而神密的大门,从此向中国人隆隆洞开了。”

容国团为中国队留下了什么精神财富?徐寅生告诉记者,容国团胜利的意义不仅在于他是一个人敢闯,他的拼搏精神代表一个方向,就是中国运动员有信心、有能力攀登世界体育的高峰。有了容国团的开山之冠,后来的运动员拿世界冠军就容易了,上个世纪50年代,中国人同外国人比赛,比赛领先了或者已经感觉到对方没打好,我们都信心不足,底气不足。敢于拼搏,敢于胜利是容国团留给后人的最大财富。74岁的老将徐寅生回忆起25届世乒赛的单打历程,记忆犹新。当时他在领先的情况下输给了美国选手,容国团同样面对美国选手,比分落后并没有放弃,硬是改变战术用搓球把对手磨得崩溃了,比赛没打完就想投降认输了。我当时的比赛意志品质就是比不上容国团,这就是差距,这就是容国团为什么能够坚持赢得最后的胜利。容国团自己喊出的“人生能有几回搏”的口号,首先是感染鼓舞了我们敢于战胜外国人的勇气。

徐寅生说,1958年,容国团在当年的历史环境下,敢于喊出3年夺取世界冠军。中国乒乓球界当时没有人敢说这样的话,我们甚至想都不敢想,这点非常不容易,也是他获得成功的非常重要的思想基础。后来三次获得世界冠军的庄则栋说过,容国团对我影响最大的一点就是他敢于胜利! 容国团能拿世界冠军,我们也能拿!这是一种巨大的精神力量,唤起了我们心底去冲击冠军的信念。

时光倒流到1989年,多特蒙德再一次做东主办第40届世乒赛,中国男乒竟然在容国团的“福地”遭遇了一次“滑铁卢”, 团体赛0-5惨败给瑞典队,瓦尔德内尔还摘取了男单桂冠,男双冠军被东道主德国队的罗斯科普夫/费兹纳尔获得。韩国人抢走了混双冠军。时任中国乒乓球队领队的姚振绪告诉记者,1989年距离1959年容国团夺冠刚好三十年,当时媒体评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多特蒙德成了男乒的心酸之地。幸好中国的“半边天”拿下了女单和女双冠军,多特蒙德成了女单冠军乔红的“福地”。徐寅生坦承,其实男乒兵败多特蒙德不是偶然的,当时中国男乒打法趋于单调,近台快攻打不通就没有新办法了,欧洲选手近台远台都能进攻,以瓦尔德内尔为代表欧洲选手技术领先了。此消彼长,到了1989年多特蒙德世乒赛,男乒的隐患终于爆发了,接着连续几年输掉了冠军,直到1995年天津世乒赛男队才打了翻身仗!

继1959年、1989年之后,2012年多特蒙德再次主办世乒赛。东道主德国男队主教练罗斯科普夫讲了几句有意思的话,“多特蒙德对于德国队是福地,追溯1989年3月的多特蒙德第40届世乒赛,对于现役年轻的德国队员几乎没有记忆,在上万德国观众的助威声中,我和队员合作捧得男双冠军杯。我想我的年轻队员也会知道他们怎样在德国观众的助威声中表现自己,希望属于创造他们自己的历史。” 罗斯科普夫的话对德国男队来说是集结号,更是动员令,蓄势爆发的德国男队代表着的整个欧洲乒乓最高水平,要在本土侠天时地利人和之优势与常胜之师中国乒乓球队决战,多特蒙德到底是谁的福地,书写历史的主动权掌握在谁的手里?故地重游的老将徐寅生自有他的答案:两强相争勇者胜!(人民网多特蒙德3月26日专电)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